用户的不满针对的是小鹏新款车的定价
汽车
大发时时彩
admin
2019-07-19 16:23

  【环球网记者 陈超】产品快速迭代,便宜的售价,两件愉快的事情交织在了一起,本该是美好的事情。然而,对小鹏汽车的车主们而言,却成为一场悲剧,也让小鹏汽车陷入了近几年来最大的用户信任危机。尽管在7月18日晚,小鹏汽车负责人向环球网财透露了具体的补偿方案,但老车主们能否接受此次补偿方案,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7月10日,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微博上推出了全新版本的小鹏G3 2020版。新款车型相比旧款有更长的续航、更好的自动驾驶配置,但在定价上要比却要比旧款低1万元左右。瞬间,该条微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留言区被顶到最高位置的一条留言是“老用户不如狗系列”。

  而在事情发酵后的一周,也就是7月18日晚,环球网财经从小鹏汽车方面得到了他们正在拟定的两套补偿方案。方案A:提供100,000积分,价值10000元,可用于车辆保养、超充充电、车辆维修、兑换精品和本人及直系亲属新车增购;

  回顾整起事件,车主们的不满不难理解。从旧版开启交付到新款开放预订,中间只隔了不到三个月。前后倒置的定价策略,令许多老车主无法接受。多名车主到上海、广州等地的小鹏汽车城市服务中心维权,希望能退换车或免费升级续航。

  无独有偶的是,在几个月前,特斯拉突然宣布旗下多款车型降价,由于降幅较大,不少刚提车的车主表示不满,他们认为特斯拉在短期内如此剧烈的价格波动损害了老车主的利益。部分车主要求特斯拉销售给出补偿方案,有些老车主直接拉横幅维权。

  再看现在的小鹏汽车,与特斯拉的情况如出一辙,经历着老用户的信任危机。小鹏汽车很快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7月12日,何小鹏在微博上道歉,并公布了针对老用户的补偿方案。但从微博留言来看,并不理想。

  小鹏方面也有自己的委屈,何小鹏在道歉信中说:“新款的G3 400与G3 520的定价,其实是我们在成本、市场竞争以及用户接受度等多个方面考虑后的结果,同G3 2019款实际成交价格相比是有明显差异的。

  从道歉信的内容看,新款车的售价要比旧款高出一些。上一代G3推出后,价格在13万到15万之间,而2020 款的价格是在17万元左右,差距比较明显。但老车主并不是这样认为。上一代G3从2017年就已经开始预热了,但直到去年下半年才逐渐开始交付。今年上半年才是大规模交付的开始。因此上一代的G3在车主心中仍然是最新款。

  环球网财经采访了中国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他认为小鹏汽车此事时间的症结是商业节奏没有把握好。这次问题并非技术迭代问题,是商业节奏没有把握好。说到底还是经验不足的问题,用最简单的商业逻辑来思考是不是以用户为中心。如果考虑到用户满意度的话,再推出一个举措之前要设身处地从用户的角度看,这个事情到底是该不该做。光是为了资本的压力,为了销量的提升往前赶进度,不考虑消费者的感受是绝对不行的。企业需要考虑消费者的感受。

  一位新能源车业内从业者也对环球网财经表达了相近的观点:小鹏问题属于新老款切换问题,从业内销售策略角度分析,是存在问题的。一般新款推出,都会打差异化,即给人感觉目标群体有分层。如果高度同质,配置又有升级,那就会给老用户补贴。或者提前信息告知,让用户享有知情权。该从业者说。

  新能源车作为一个新兴行业,迭代速度有目共睹。从最初的100多公里续航里程,到如今500多公里,甚至超过600公里的续航里程,各家车企的新能源车的迭代在紧追慢赶进行着。为了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保持自己的竞争力,快速迭代产品和多线条成为当下最好的方案,但这套方案却与用户的习惯相矛盾。

  大多数消费者习惯了传统燃油车的模式,一年迭代一次,改动的通常是外观和装饰,核心的动力系统不会有太大变化。造车新势力是在用互联网的思维造车,认为快速迭代是必然的。外加上对于电池和整个动力系统占据整车过半成本的新能源汽车无法预估自己和对手未来产品的成本,快速迭代是不可控的。也就会出现像小鹏这样前后价格倒挂的现象。

  小鹏汽车的负责人在接受环球网财经采访时说:“小鹏汽车在意用户的感受,这一周一直在和用户做反复、大量的沟通。做为一个创业公司,小鹏汽车非常在意用户感受,希望可以让更多关心支持小鹏汽车的人感受到我们的诚意。

  往好的方面看,用户的不满针对的是小鹏新款车的定价,而并非车的质量。结合特斯拉降价引发的维权来看,现阶段定价是影响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是否满意的最直接因素之一。